“我這就去備機!”李虎衝出去。

“站住!”一聲大喝響起,幾個人影從門口衝進來,擋住李虎的去路。

為首一人,戴著眼鏡的中年男子。

督戰隊長官,房文濤。

“天王大人,發生了什麼事,老遠就聽到你們喊著要血洗南州!”房文濤眉頭擰成一團,實在想不通,這個關鍵時刻趙蒼穹為什麼要這麼做。

“我不同意。”他咬牙吐出四個字,語氣堅決。

身為督戰隊長官,他有先斬後奏的權利。

“房長官,你自己看,我們天王的家人被欺負成了這樣,他不該回去嗎?換做是你的家人,你不回去嗎?”李虎雙眼腥紅地怒吼,將手機撿起來憤怒地遞過去。

房文濤看了一遍後,臉色鐵青,憤怒得手指都在顫抖。

換做他,肯定也受不了。

做出這樣殘忍的事,到底是什麼人性泯滅的畜生啊。

可是,職責所在,身為督戰隊長官,他不能感情用事。

“老房,讓路吧,今日我必回去,誰也擋不了!”趙蒼穹聲音猶如千年寒冰,似乎要將空氣都冰凍。

殺意猶如實質,處在爆走的邊沿。

此刻,他英挺的身軀已經站在房文濤的面前。

房文濤被冰冷的氣勢籠罩,身軀顫抖,臉色煞白。

Advertising

但,他依舊堅持道:“我尊敬的天王,您還看不出來嗎?這個關鍵時刻發生這種事,又恰好這個視頻在這個時候送到你手上,這有可能是某些人的陰謀。有人不想您一舉拿下十八城,更有人不想讓您一戰封神。您不能中計啊。”

房文濤看得很透徹,這事肯定有蹊蹺。

身為統帥百萬虎狼軍的西野天王,趙蒼穹豈能不知這其中的蹊蹺。

這不是陰謀,這是陽謀。

因為,敵人料定,即便趙蒼穹知道是陰謀也必須回去,按著他們的套路走。

“讓開!”趙蒼穹只有兩個字。

房文濤縱使已經大汗淋漓,依舊寸步不讓:“對不起,職責所在,我不能......”

“刷!”

刀光驟然綻放,冰冷的刀鋒貼在房文濤的脖子上,所有聲音戛然而止。

趙蒼穹軍刀緊貼房文濤的脖子,眸光冰冷:“你攔不住!”

四個字,如重錘落下,狠狠撞擊在房文濤的胸口,讓他差點癱軟在地。

“李虎!”趙蒼穹一聲大吼:“備戰機,出發!”

“遵令!”黝黑強壯的漢子,吼聲如驚雷。

“回南州,誰擋殺誰!”

“是!”

Advertising

房文濤癱在地上,大汗淋漓,他真擋不住。

......

“李虎,快快快......”

天色已黑。

夜空中,去往南州的方向,一架在雲層中急速穿梭的戰機上。

趙蒼穹吼聲不斷,催促著李虎一再加快速度。

憤怒的雙眸盡是血絲,狂暴的殺意需要發泄。

他的腦海裡回想著視頻裡殘忍血腥的畫面,親人那痛苦絕望的眼神,那撕心裂肺的慘嚎......

他心如刀絞,怒火中燒。

尤其是,想到即將被人拿去抽骨髓的年幼女兒,他幾度失控。

算算時間,女兒今年四歲多了吧。

四年前,他原名趙瑞,南州五大豪門之一趙家的大少,內定的家族繼承人。

年紀輕輕便執掌趙氏集團總經理之職。

接著,又迎娶南州第一美女林香月。

可謂人生得意時,愛情與事業雙豐收的人生贏家。

然而,一件事的發生讓他從雲端跌入地獄。

那是女兒出生滿月禮的晚上,他被自己視為最好兄弟和朋友的秦子明拖出去談生意,被灌醉。

當他一覺醒來時,自己一絲不掛地躺在床上。

身邊躺著一個同樣一絲不掛傷痕累累的女孩冰冷的屍體。

他被嚇壞了,還沒明白過來怎麼回事。

所謂的好兄弟好朋友秦子明帶人闖了進來,指控他強犯女孩並殘忍將其殺害。

一夜間,趙家大少身敗名裂,鋃鐺入獄。

由前途無量、高高在上的趙家大少,變成了千夫所指,萬人唾罵的強犯,自甘墮落的廢物。

他被發配邊疆,當成炮灰上了戰場。

誰料,他在存活率不足百分之一的炮灰戰場上奇跡般活了下來。

接著又遇貴人。

為了告別不光彩的過去,他改名趙蒼穹在西野戰場上大放異彩。

短短四年的時間,由一名炮灰小兵成為了統領百萬虎狼軍的西野天王。

成就國祚以來最年輕的天王,沒有之一。

麾下五虎神將,八大狼將,每一個都讓敵人聞風喪膽。

封王後,終於揚眉吐氣,終於可以洗刷四年前的恥辱,光耀門楣。

於是,他暗地裡不顧禁令讓暗衛收集家裡人的信息。

不曾想,帶回來的信息竟是一家遭難。

就連四歲多的女兒都不能幸免,被人帶去某醫院強行抽取骨髓。

“李虎,還有多久到南州!”趙蒼穹握緊的拳頭在顫抖,心急如焚。

“報告,快了。”駕機的李虎報告,戰機的速度已經被他開到了極限。

說話間,戰機已經飛臨南州上空。

出發前,趙蒼穹已經讓人通報給了南州戰部,讓地面清理出機場。

然而,當戰機抵達指定的機場准備降落時,地面傳來通告,拒絕戰機著落,讓戰機原路返回。

“一群混蛋!”駕駛戰機的李虎氣得大罵。

“不管他們,繼續下降。”趙蒼穹剛毅的臉上面無表情。

“可是,如果迫降,地面可能發起攻擊。”李虎有些擔心。

趙蒼穹沒有說話,他的手指按在了戰機攜帶的飛彈發射按鈕上。

如果地面攻擊,他會毫不客氣地進行反擊。

看到趙蒼穹的動作,李虎冷汗涔涔而落。

這裡可不是戰場,更不是敵境。

如果戰機發動攻擊,那會是什麼後果?

搞不好,趙蒼穹在西野所得的榮耀瞬間化為烏有,還會背上滔天的罪名。

“天王,三思。”李虎冒著汗懇求道。

“別廢話,降落!”趙蒼穹聲音漠然,語氣不容抗拒。

“是。”李虎一咬牙,立即迫降。

地面軍用機場,隨著戰機的迫降,刺耳的警報聲拉響。

這是一級戰備警報。

“編號XXXX戰機,請立即停止下降,原路返回。否則,一切後果自負,十秒後我們將發起攻擊......”

這是擺明不讓趙蒼穹降落的強硬態度。

有人在故意針對他。

“滴......”

李虎一滴汗水順著黝黑的臉頰滑落。

他不怕死,但趙蒼穹不能死。

他是國之支柱,是百萬虎狼軍心中的信仰。

沒有死在戰場上,如果死在自己人手上,太不值得。

“天王,我們......”這一刻,李虎有了重新起飛的打算。

“降落!”趙蒼穹目光堅定,聲音冰冷如霜:“今天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也阻不了我。”

一股寒意瞬間肆虐開來,讓李虎背脊發涼。

不敢再猶豫,他猛地加大迫降的速度。

飛速下降過程,李虎整個人神經繃緊,眼睛死死地注視著地面的情況,一只手也按在了機關炮射擊的按鍵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