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仙沉默不語,似乎對夜帝說的並不在乎。

看著他沒有情緒起伏,夜帝更加憤怒了,但片刻之後,他又歸於平靜。

“差點忘了 ,你們這些地界人族,其實有一些毛病。”

“總是把什麼家國大義架在身上,然後去做一些拯救天下蒼生的事情,在我看來,這可真是一些惡心的東西。”

夜帝不再多言,嗤笑道:“你就繼續掙扎吧,你們人族的末日來了!”

藥仙聞言,平靜地問道:“你麾下魔皇都沒有齊全,跟我說什麼末日?”

“是嗎?”

夜帝冷笑一聲,有一種凌駕天地的孤傲之色湧現,而後他升空而起。

轟轟轟...

在他身後,一個個巨大的空間漩渦驟然出現,仿佛是黑洞一般。

而後,一個個頂級強者從中走出,赫然是那十二魔君!

就連被李劍神等人殺過一次的斬德魔君他們也都在。

足足十二位魔君,他們同時問世!

藥仙見狀,並不意外的樣子,他看著十二位魔君,身後上百位虛神境巔峰的強者也都紛紛爆發雄渾的氣勢。

虛神境?

他這邊也有的是。

Advertising

只不過,他們這邊的虛神境,並不具備一對一魔君的能力。

天生的差距,讓他們只能選擇多對一。

藥仙平靜地問道:“前不久炎魔皇歸位,如今十二魔君也歸位。”

“看來,你們這邊只差魔帝歸位了。”

夜帝淡淡道:“我知道,你們人族的命運之主,也有過安排。”

“這一世,我們魔神種族,將會與人族迎來真正的大決戰。”

“說起來,我們與人族的爭鬥,已經先後歷經八次了。”

“九為極,這第九次,或許會是前所未有的大決戰吧。”

夜帝眺望藥仙身後那古老的城池,許多年前,那座城池由人族的強者們打造。

用的是先天聖石、仙道天金,哪怕是一個小小的瓦片,都是用的仙道品質。

所以那座城池能夠歷經無數歲月而不崩塌。

哪怕是承受了多次的合道巔峰大戰,也能屹立不倒!

那一座城池,在最開始,被命名為‘守界之城’。

守護的是身後地界,是那億萬萬生靈。

可有一位人族之主,卻將這座城池改了一個名字——不退城。

Advertising

入此城者,死戰不退。

後來這位人主也是與他更改的名字一樣,戰死不退。

那一戰,有魔帝被重創,休養千年方才痊愈。

夜帝對那位人主非常有印像,是叫嬴帝吧?

一個非常卓絕的人族大能。

藥仙風輕雲淡道:“也許吧。”

“算算時間,確實是這個時候左右,九大魔帝也要各自歸位了,此為大勢不可擋。”

夜帝神色微動:“哦?”

“你也看到了?”

藥仙笑了笑,“我當然看得到,何止看到了人族與魔神種族的最終決戰。”

“還看到了你們九大魔帝悉數伏誅,然後所有魔神種族之人都被我人族大能獵殺殆盡。”

“而後還了我地界一個朗朗乾坤,再也沒有魔神霍亂天下。”

夜帝呵呵冷笑:“是嗎?我也看見了未來一角,是你人族所有人被我魔神種族奴役的場景。”

“你們這些強者也淪為了我們的養料,成為我們的口糧。”

藥仙道:“看來誰都說服不了誰。”

“那就看看,我們到底誰看到的未來才是那個真正的未來吧。”

轟!

一道巨大的神虹驟然自藥仙身後衝上雲霄,所謂氣衝星河,不外如是。

那星光綻放,藥仙身後仿佛映照一片巨大的宇宙星空。

無數的星辰在閃爍,似乎代表著一種至高的法術。

藥仙手中不知何時浮現一杆殘破的染血戰旗。

但見他揮動手中的戰旗,聲音宏大的傳遍整個天外之天!

“沉眠的諸君,該蘇醒了!”

“與魔決戰,今日拉開序幕!”